比想象中“重”得多的游泳金牌

比想象中“重”得多的游泳金牌

  (东京奥运)比想象中“重”得多的游泳金牌

  中新社东京7月30日电 题:比想象中“重”得多的游泳金牌

  中新社记者 张素

  从领奖台走下来,汪顺把胸前的金牌托在手上,翻来覆去地看了许久。这一天,他在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夺冠。1分55秒整,他把自己的最好成绩提高了1秒多。

  这也是该项目的历史第二成绩,仅次于美国“飞鱼”菲尔普斯的纪录。

    当地时间7月30日,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混合泳决赛中,中国选手汪顺以1分55秒夺得冠军,继里约奥运会夺得该项目铜牌后成功登上最高领奖台。这也是中国游泳队在本届奥运会男子项目上收获的第一枚金牌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金牌很沉。“这是对我这么多年的认可,我要仔仔细细地看着它。我在想,我为了什么,我就是为了它。”汪顺对中新社记者说,它的分量比想象中还要重得多。

  ——这枚金牌,代表着老将坚守。

  27岁的汪顺是奥运会“三朝元老”。里约赛场,他曾在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项目拼下一枚铜牌。当时冠军是菲尔普斯,亚军是来自日本的萩野公介。

  五年过去,“飞鱼”退役,群雄逐鹿。作为东道主选手的萩野公介和濑户大也,不仅占尽“地利”之便,也有为日本泳军在本届赛会男子项目打破“金牌荒”的急切。来自英国的斯科特在男子200米自由泳项目有银牌入账,风头正劲。

  饱受伤病困扰的汪顺在赛前并不为众人所看好。尽管他自己说,比完男子400米个人混合泳项目后心里就“有底了”,但就连站在看台上的其他中国队员,也是看到“顺哥”第三个50米游到边时才觉得“你有了”。

  汪顺说,赛后他听到这句话时,不知怎的,眼泪“啪”地就掉了下去。

  ——这枚金牌,浓缩了过往人生。

  汪顺从5岁开始接触游泳,17岁就在上海世锦赛与队友拿下男子4×200米自由泳接力铜牌。时光荏苒,曾在伦敦赛场追着哥哥姐姐跑的他,成了兵发东京的中国游泳队内年纪最大的选手。

  一路走来,他的表现并不像名字那般“顺”。刚开始接触系统训练,他没有其他队员那般专注刻苦,长达6年徘徊在一线之外,随时可能被“打包回家”。后来目睹别人在国际赛场争金夺银,他立志要在奥运赛场达到人生巅峰。

  近些年,中国游泳队尤其星光熠熠,汪顺并不突出。累计获得的十余枚铜牌,很容易“湮没”其中。“我觉得都是对我的一种磨练,老天爷可能就是让我注定在奥运会上获得它(金牌)。”汪顺倒是看得很开,“虽然晚了,但是它总会来的。”

  汪顺夺冠后,国际奥委会官方微博发文表示祝贺,“因为坚韧,所以‘汪顺’”。他自己说,希望这种在泳池里不服输的精神能够感染队内其他人,大家继续在赛场为国争光。

  ——这枚金牌,包含了师徒情深。

  当年看中这个小孩的身体条件,游泳名帅朱志根为其申请到编制。这对师徒在一起的时间,比汪顺年龄一半还要久。汪顺感念于朱指导的爱护,说起一个细节:奥运村隔音条件一般,昨日直到深夜,朱指导都坐在门口,就怕其他人吵到弟子休息。

  生性顽劣的弟子遇到不苟言笑的师父,不是没有争执,甚至赌气说过“不练了”。随着时间推移,看到两鬓斑白的师父仍在坚持,弟子越发明白这份苦心。今日,汪顺把这枚沉甸甸的金牌为朱指导戴上。

  ——这枚金牌,预示着新的未来。

  展望巴黎奥运会,届时将“三十而立”的汪顺还会去吗?

  “一定会的,我们2024年再见。”他不假思索地说。

  已达到历史第二成绩,还有什么追求?

  “在获得好成绩的情况下,先让我自己享受一会儿喜悦。”汪顺喘着气说,后面会再与教练商量接下来的训练安排,看哪些环节还能提高以达到“那个高度”。

  他的志向不仅是在泳池。正在北京体育大学深造的他已着手准备硕士毕业论文,主题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运动员训练的影响及对策。他还计划读博。

  这样一位从泳池走出的勇者,想来无论去哪里,也会越走越顺。(完)

【编辑:王诗尧】